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让我们手拉手,在同一蓝天下高唱同一首歌!

青岛樊建军热烈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光临指导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山东青岛樊建军 让我们手拉手,在同一蓝天下高唱同一首歌! 青岛樊建军热烈欢迎来自五湖四海的朋友光临指导!

网易考拉推荐

下乡轶事  

2015-10-01 21:00:27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下乡轶事 - 青岛樊建军 - 让我们手拉手,在同一蓝天下高唱同一首歌!
 

下乡轶事

 

随着时光流逝,我已渐渐变老,经常怀旧,回忆往事。特别是对下乡时期的一些趣事记忆犹新,利用国庆佳节休息日,整理几件趣闻,名曰《下乡轶事》。

 

一、馄饨汤

 

下乡期间,知青组每周有一天学习日,这是大队给的优惠政策,农忙季节就暂停了。在学习日这一天,组长上午领着大家学习半天,下午到北山上的学校操场踢球,到了晚上就改善伙食。我们平时饭菜的花样主要是饼子、地瓜、馒头、咸菜、虾酱、大葱、小米稀饭、苞米糊糊等,而学习日这天不是馄饨就是水饺,而且还能喝点村里自酿的白酒。每月就盼着这一天,一是可以休息放松,二是可以犒劳一下。我们知青组的学习室也是平日吃饭的地方,两张小方桌,男女各用一张,大家坐着小板凳,围在一起吃饭。

一个学习日,晚饭吃馄饨,小桌上放着一大茶缸村里自酿的白酒。我就着馄饨喝着酒,连吃带喝,不一会的功夫两碗馄饨三两白酒就下肚了,热腾腾的馄饨加上辣乎乎的白酒,很快就感觉酒劲上头,有点晕乎乎,我看大伙还没吃完,就喝着半碗馄饨汤陪着。这时,对面室友还要再盛一碗。因我离锅灶近,就接过碗转身到锅灶前帮助盛上。当我坐下喝馄饨汤时,感觉味道不对,有辣乎乎的酒味。我说:“这馄饨汤的味不对!谁往我碗里倒酒了?”但没有人承认,都说没有往碗里倒酒。见大伙偷偷地笑,我想,肯定有人在我盛馄饨的时候,趁我不注意,偷偷地往我碗里倒酒了,故意插拔我。说实话,我的酒量在知青组还是很大的,半斤白酒放不倒我。我不在乎这点小把戏,借着酒劲,一口气把这碗馄饨汤喝了。大伙一看,乐得不行了,一个个都笑潮了。这别有酒味的馄饨汤,是大伙对我的特别关照,至今不忘。

 

二、近视眼

 

我高中毕业下乡时,已熬成了近视眼,虽然近视度数不是很高,配了一副近视镜,但我平日不戴,只是在看电影时才戴一下。

我刚下乡不久,被分配在大队养蚕室养蚕。一天晚上养蚕,养蚕室的头头说要到水渠挑两桶水,因养蚕室的老乡大部分是女的,我就自告奋勇地挑起担子出门打水。村里这条水渠正冲着养蚕室,与养蚕室平行,直线距离也就30多米远,水渠宽约两米多,其深度也就一人高一点,水渠里的水能漫过人的膝盖。这天晚上,月亮也不知躲在什么地方,外面一片漆黑,用电影《小兵张嘎》一匪兵的经典台词来形容:“他妈地,黑布隆冬地什么也看不见!”。我想,水渠附近没有高大的树木可作参照物,从养蚕室到水渠也就是30来米,对于我这个近视眼来说,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环境下,就算是两眼摸黑,只要照直往前约莫着走个30来步也就差不多到水渠边了。我心里这么想的,脚下也是这么做的。我挑着空水桶一边走一边在心里默默地数着数。当我快数到40时,心想,这差不多有30来米了,可能到水渠边了。于是,就放慢脚步,一点一点地向前试探着走。走了几步,我感到有些纳闷,怎么还没到水渠边?心想,再往前走几步吧。于是,就又向前迈出了一步。结果,正是这一步,让我一脚踏空,只听扑通一声,我连人带水桶一起掉进了水渠里,变成落汤鸡,闹出了一个笑话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三、逗白鹅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少年时期,看过电影故事片《古刹钟声》,这是文革前的一部“反特片”。电影中的故事发生在抗战时期,当时有一帮日伪特务以古庙为据点,秘密进行骚扰破坏活动。侦察员王科长以养病为掩护,带警卫员虎子,进入古庙侦察,最终把暗藏在古庙里的日伪特务一网打尽。电影中有这样一个情节,古庙里的和尚饲养了一只可看门的鹅,当陌生人来临时,它就会大叫并攻击,我对这只会通风报信的鹅有很深的印象,知道鹅很厉害,不但看到生人会叫,而且还会用长嘴拧人的衣服。

一个炎热的夏天的中午,我从公社返回村口时,感到有些累,就坐在路边的一棵大树下乘凉休息。这时,对面老乡家敞开的院门里走出两只昂头挺胸的大白鹅,一公一母。它们快到我跟前时,那只大公鹅伸着长长的项颈贴着地面冲我嘎嘎地大叫,我连忙起身应对。当两只大白鹅就要接近我时,我突然伸手,一把抓住大母鹅的项颈往村里跑。这下可激怒了大公鹅,它紧跟在我身后扑闪着翅膀狂追猛扑,跑得很快,两个大翅膀扇起了小道上的尘土,就像战斗机在跑道起飞一样,狼烟四起。我提溜着大母鹅拼命往前跑,累得气喘吁吁,眼看就要被大公鹅追上了,我赶紧松手把大母鹅往身后一扔,放跑了大母鹅,仓皇逃进村里,大公鹅这才停止了“英雄救美”的追击。我停下脚步,回头一看,两只大白鹅大声嘎嘎地叫着,摇摇摆摆地回家了。

此后,每当我路过这里,这两只大白鹅就朝我嘎嘎地大叫,而我却不敢再轻易地惹它们,赶紧远离这两只大白鹅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2015101   国庆节之夜写于青岛


下乡轶事 - 青岛樊建军 - 让我们手拉手,在同一蓝天下高唱同一首歌!







 




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